梦舒追到陈浩面前说到

- 编辑:mg游戏平台手机版 -

梦舒追到陈浩面前说到

声音从陈浩背后传来,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梦舒。

陈浩并没有搭理她,仍然推着单车向校门走去。

“陈浩你,你给我站住”!声音再次传来,而且多了几丝气愤。

果然是梦舒,她一阵小跑追在了陈浩前面:“我喊你,你装聋是不是”?梦舒追到陈浩面前说到。

陈浩只好停下单车,问到:“说吧!你今天又想讲什么啊?”

“你说我还能说什么?和昨天一样”。梦舒的语气中竟有些得意:“我喜欢你,你得和我在一起”。

陈浩没有抬头看她,只是盯着自己的单车,微微一笑,说:“你觉得老是这样有意思吗”?

的确,梦舒诸如此类的向陈浩表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“是没意思,不过今天就不同”,语气中的得意感更加明显了。

陈浩不知道她今天得意的原因是什么?他也懒得知道,抬起头,陈浩盯着梦舒问到:

“你知道苏静一是谁吗“?

先前的得意现在变成了嚣张。

“呵呵,你少来这招。你有苏静一又怎么样?你们是男女朋友又怎样?我现在要你离开她“。

“笑话,你今天出门没吃药吧”?

陈浩丢下这句话,甩头就走。

望着陈浩远去的背影,梦舒大声喊着:“我说了今天就不同了,咱们走着瞧”。

回家路上,陈浩想起梦舒刚才的话,不由得笑了一下,他对梦舒的表白是不屑一顾的,的确,让他离开苏静一,怎么可能?他们两人是那么的相爱,从大一到如今的即将毕业,一直都如此。

静一是从南方来的女孩,江南水乡里给她带来了与生俱来的温柔与静淑。静一爱对陈浩说的一句话曾经感动了他好久好久,至今回想起来,嘴角依旧会泛起幸福的微笑:

“北方的这座城虽然寒冷,但是遇见了你,是整个南方也给不了的温暖”。

想到这里,陈浩高兴的哼着小曲加快往家里赶。

回到家,陈浩刚刚停好单车,他妈妈便迎上来对他说:

“浩啊!妈终于找到工作了”!那种高兴劲是陈浩可以感受到的。

这句话,让陈浩又惊又喜,他对此能不惊喜吗?家里只有自己和妈妈两人,生活过的很拮据。好在他争气,考上了大学,但是为了减少家里的经济压力,他选择了这座城里的一所大学。家里的经济来源全靠妈妈一个人的收入,以前妈妈在街上摆摊卖些小吃,可现在却不让摆了,家里断了收入,如今妈妈又找到一份工作,这就意味着家里又有了稳定的收入了!

对于这份工作,母子俩都明白它的重要性,它是家里一切经济活动的保障,真的来之不易,弥足珍贵。

“工作累吗?你在哪找到的啊”?

“不累,妈能扛得住,就在咱们这的那所印染厂啊!离家近,挺方便的”。

听到印染厂,陈浩愣住了,那所印染厂是梦舒她爸开办的。到现在他终于明白梦舒的话是什么意思了,也懂得她今天的得意是从何而来的了。

第二天回到学校,陈浩找到了梦舒。

“你到底想怎样”?陈浩开口就问。

梦舒边嚼着口香糖,边轻描淡写地回答:“我没想怎样啊,今天可是你主动找的我呦!”

“你不要装了,别想耍什么花招”!

这句话似乎激怒了梦舒。

“我今天还就耍花招了”。梦舒把口香糖一吐,对陈浩吼到:”我想怎样,我昨天已经说过了,至于阿姨的工作能否保住,就看你的选择了,要么离开苏静一,和我在一起,阿姨继续工作,要么嘛,让阿姨继续去找其他工作吧”。

听到梦舒的话,果然和他想的一样,陈浩竟气的没说出话来。

看着沉默不语的陈浩,梦舒更加得意了。

“不过我可听说阿姨可是找了一个月才得到我爸给的工作的,至于怎么做,就看你了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?我怎么了?我马上可就是你的女朋友了”,梦舒故作惊讶的说。

“你这样有意思吗”?

“有啊!很有意思。我知道我以前怎么追你,你都懒得看我一眼,可是现在不同了,你有苏静一了又怎样”?

梦舒说完得意的瞟了一眼陈浩。

看着许久没说说话的陈浩,梦舒加紧了攻势:

“无论怎样,你自己选吧,我可没逼你。我有事,先走了”

刚迈几步路的梦舒,又回头对陈浩说:还有,这件事如果让苏静一和其他同学知道的话,阿姨就等着下岗吧”。

说完,留下杵在那的陈浩。

此时的他竟有些不知所措了,面对突如其来的选择,他也无助了。

他是如此的喜欢静一,就像静一喜欢他一样。可是他也明白那份工作的重要性。

这天傍晚,陈浩和静一两人肩并肩的彳亍在树荫下,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。夕阳的光束照在静一的脸上,清纯而又恬美。而此时的陈浩看到她的面容,却有些伤痛与心酸。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出分手,他也不忍心,不舍得说出。

静一似乎看出了陈浩的欲言又止。

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要说吗”?停下来的静一拉住陈浩的手问道。

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柔和动听。

沉默,沉默,长时间的沉默。

“我们分手吧”。说完,他的手从静一手中伸了回来。

还没等静一说话,陈浩接着说:我感觉我们还是分了吧”!面对着静一,他后退几步:”我不能再喜欢你了”。

听到陈浩的话,静一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,而泪水却早已打湿了她的眼眶。她抬着头,疑惑地看着曾经和她山盟海誓过的男生,突然感觉好陌生。她不能理解陈浩为什么会说出分手。陈浩也想告诉她原因,但是他不能。这也许是对陈浩大的折磨了。

“为什么?你怎么就不能喜欢……喜欢我了”?说完,静一早就泣不成声了。

强忍着的泪水静一还是没控制住,打湿了她那张邻家女孩般的面旁。

此时的静一,多需要自己的一个拥抱,可是他却不能给她。

陈浩背过身去:“快毕业了,我不想耽误你”。

说完,疾步的走了。不!应该是逃离开了。他多么想回头看一眼静一,却怕看到静一后,会重新的,紧紧的,抱着她。他不能这样做。

留下的静一早已泪如泉涌,陈浩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,变得她可望而不可及。她甚至还没明白刚才这几十秒的情况,却已经失去了两年以来的幸福。她的无助感,也许是陈浩也无法感受到的。

曾经两人的深情相视,曾经两人再平凡不过的牵手漫步,至此以后,都遥不可及

本文由古典文学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梦舒追到陈浩面前说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