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警官并不是没有看到张雨的求救

- 编辑:mg游戏平台手机版 -

郑警官并不是没有看到张雨的求救

又是一天没找到工作,张雨垂头丧气的往家走,刚走到家门口,就看见几个人在撕扯张雨的爸爸,并将张雨的爸爸推到在地。张雨过去得知,这些人是来要钱的,并责令张雨爸爸限期还钱。原来,张雨读大学的钱是爸爸借来的,如今这些债主来要债了。张雨的父亲则埋怨张雨,花了那么多钱给张雨读书,毕业却未能找到工作。张雨也更加的郁闷,他何尝不想找一份工作,来帮家里度过难过呢?张雨通过聊天得知自己的大学的铁哥们赵明,正在某市开了一家小公司,并收入不菲,张雨便希望赵明能拉自己一把,果然赵明热心的答应了张雨。张雨便收拾了行装,踏上去某大城市的道路。到了市里,这个当年在学校号称亲兄弟,铁哥们,并未带他去参观什么公司,却让他来了一个小区的房间里听课。听了几堂课之后,张雨渐渐明白,听的所谓的课,所谓的产品介绍,所谓的伟大目标,所谓的下一个首富,所谓的那些成功人士,都传递给了他一个信息,他进入了传销组织。里面全是是家人,兄弟,朋友,有联系的人,他们个个眼神呆滞,一心做着发财梦。张雨找到赵明,而赵明已经被洗脑过度,张雨开始想走,他提出辞职,发现自己的身份证和手机全都被压着,也不还给张雨,也不让张雨出门。张雨发现自己走不了了。张雨开始跟赵明说明,这是传销,两人策划逃走。但是赵明不听,还举报了张雨。从此张雨被列为异心份子,被严加看管和加强洗脑,但张雨始终找机会逃走。一天,赵明告诉组织的领导人,他又召来了几个人,但因为不熟悉这里,一定要赵明下去接他们,组织人员答应,并安排了人员陪赵明下去。张雨从窗口看见,楼下几个年轻人站着,赵明刚下来,一辆面包车就开了进来。车里下来人把赵明接走。张雨笑了,他心里知道,不一会,就会有警察来解救他们,他开始得瑟起来。面包车里,他的那个兄弟被家人点醒,告诉家人要去救他同学,他的家人则告诉他别多事,但是他执意要救,便打了报警电话。张雨这边,他们被立刻要求转移,赵明只能在高层的窗户上,看着两个警察进入小区,一会又出去。章鱼在窗边大喊,缺因为声音太远,警察根本听不到。派出所内,郑警官听到近听到关于传销的案子多起来,开始注意起来。这边,张雨因为在窗边大喊,先是被传销组织加强洗脑一遍,又被“同事”认为是破坏他们发大财殴打一顿。但是张雨依旧决心逃走。机会来了,张雨终于摸清了传销组织的活动规律,半夜他成功偷得钥匙,他逃跑了。他逃出去,传销组织就发现了,追了出来。张雨疯狂的跑着,他发现了派出所的牌子,往派出所跑去。很快,一辆面包车便追了过来。张雨发现来不及,疯狂的喊叫。但是面包车上的人,再次将张雨掳上车。张雨扔下边跑边写下的一个求救信息。车上,一个爱吃口香糖的组织人员,把口香糖吐在了张雨的那张纸上。张雨被抓回后,被推进屋子,已经是满身是伤。早上,赵警官路过派出所。正要一脚踏上这块口香糖,被一个环卫工人叫住,他扫走了这块粘的有张雨的求救信息的口香糖。张雨等待着,一天天的过着,没有发现警察来抓他们。直到有一天,一个抱着孩子的“同事”凑到他身边,他通过观察,发现张雨一定要出去的性格,原来,他也是个一直想出去的人,但是一直到不到机会,他告诉张雨,其实这个传销点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恐怖,但是他们现在发现了一个出去的机会,原来在他们楼下的楼下,是住着人的,只要有机会让楼下的人知道。帮忙报警,他们就有机会逃走。两人一拍即合,一天晚上,他们将孩子哄睡,就用衣服和被单,弄成绳子,男人开始爬出窗户向下求救。正当男子拍玻璃时,那家人又出门了,男子只能等待。但这个时候,男人的孩子却哭了起来,被传销组织发现,传销组织将张雨的绳子砍断,男人坠楼身亡。张雨害怕极了,他再也不敢轻易尝试逃跑。第二天,警察来查看了尸体,并搜了整栋楼。当张雨所在的屋子门打开后,发现屋子已空。原来,传销组织再次搬了楼层,这次在地下室。张雨在此陷入迷乱,他抱着男人的孩子,想起了读书的时候,想起了跟爸妈在一起的日子。一天,赵警官看着这栋高楼,而张雨看着赵警官,不再喊叫。张雨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不去了,他已经开始接受洗礼,接受安排,他开始听命于组织,他不在反抗不在逃跑,他跟着别人呐喊。通过张雨近期的表现,传销组织感觉张雨已经被洗脑成功,便给了张雨可以通过手机拉人权利,但是使用手机,必须在传销组织人员的监督下进行。他将地下室朝外的玻璃涂黑,但却在外面可以看出是营救信号,里面看不出来。由于地下室玻璃太矮,别人一般看不解见,后来被一个小孩看到,他告诉妈妈,妈妈报警。警察如期而至,却发现地下室再次空空如也。但是细心的赵警官却发现了张雨留下的求救信号。张雨刚使用手机,便有人联系他,两人便开始交流。另传销组织不解的是,张雨和聊的这个人,用了一些暗语。只有张雨知道,正在和自己聊天的,是一名警察,之前自己留的求救信息已经被警察发现。而他再次对逃出这里,产生了希望。正在与张雨聊天的,正是郑警官,他发现了之前在搜查地下室时,张雨留下的求救信号,于是联系到了张雨,他想通过张雨的里应外合,彻底端掉这伙传销组织。张雨成功拉来了这个所谓的“朋友”,他知道,来的,肯定是大批的警察,他们即将被解救。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什么也没有来,传销组织成员拿出了一个手机,手机里都是张雨和所谓“朋友”的聊天记录。原来,传销组织识破了张雨的伎俩,改了微信里的头像继续和张雨聊天,另一半又用手机切断了与郑警官的联系。张雨明白了,一直和自己聊天的,根本不是警察,而是传销组织。他又一次绝望了。张雨变的知道服从,张雨知道自己已经出不去了,张雨开始绝望。他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。这个组织有人进来,也有人被接走,场所总是在更换,每天也都是听课、洗脑、呐喊。他希望他的爸爸妈妈能跟赵明父母一样来接他,但是他家太穷了,后一点钱,也给了张雨来了这个大城市。郑警官这边,发现这个留给他求救信息的,又突然断掉了。多年的从业直觉告诉他,可能有什么重大的案件,正在发生。他再次来到这所小区的楼上,仔细看着这栋小区。总是有股疑惑,告诉他,在这栋楼里,正发生着什么...张雨又经过了一段时间,他逐渐发现传销组织中,有两个人不合,他便开始鼓动其中一人,经过长期的谈心和交流,他逐渐取得了这个人的信任,他也跟这个人坦白了想出去的想法,这个人也答应帮他。然而这个事情再次败露,这个传销组织同伙被开除,并深藏,张雨也被严加看管。张雨不想这么活着,他想自杀。这天,人们向往常一样在吃饭,突然有人敲门,传销组织慌了,他赶紧把人都赶进内房,但是张雨,则悄悄的躲了起来。门被打开,一名警察站着门口,站着门口的,是郑警官。郑警察表示,楼下投诉楼上太吵。郑警官警察表示让他们不要太吵。张雨抓住机会,突然冲出来求救,但被传销组织按住。但是郑警官却跟没听见一样,走了。张雨这下傻眼了,他不明白为什么警察明明听见他的求救,却不管不问。传销组织再次转移地方,并且申明转移之后要好好教训张雨。转移完毕后,传销组织开始准备对张雨这个刺头下手,他们这次要让张雨好好尝尝苦头,张雨开怕极了。正当这帮人要害张雨时,大批特警和警察突入,传销组织被连锅端。原来,郑警官并不是没有看到张雨的求救。而是他自己明白,贸然进入,不仅不能救人,还是适得其反。所以,他一面暗中观察传销组织的活动方向,一面向公安局求援。终这伙盘踞在这栋小区内的传销组织,被彻底捣毁。张雨也被解救。在郑警官的帮助下,张雨回到家里,张警官得知张雨的情况,便先帮张雨还了钱,又帮助张雨找到了工作。张雨也慢慢的从之前的那段黑暗的阴影中,慢慢走了出来。

本文由古典文学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郑警官并不是没有看到张雨的求救